山里人过新年
2011-11-28 11:46:00    点击: 字体:

 

远离家乡,身居繁华都市,每每近春节时,就会忆起家乡的年,山里的年。

过了农历腊月八,年就一点点近了。

进城赶集的山里人,开始盘算年货办点儿啥。红薯粉存放久,十斤或二十斤来一袋,先拖回家。老家南阳这地界儿,不南不北,平原丘陵,打眼一望,冬季灰蒙蒙的天空下,就一个荒字可言。黄土地种庄稼,红薯长得最好,甜,不粘牙,红薯粉怎么煮怎么焖也不断。切半斤猪肉,加了白菜粉条红焖,山里人好这一口。

平日里水果吃得少,过年过节的,甘蔗来一捆,苹果十几斤;炒瓜子,炒花生,硬糖块儿,那都是占嘴儿的必需品,都小心翼翼放进自行车后座筐里。集市晃一圈,看见女装店,想着给劳作一年的婆娘买一件,女人家家挑起衣服真麻烦,一个劲儿说:年三十儿才便宜,这会儿还贵呢。只好作罢。小饭馆喝完羊肉汤,一路溜着东风,扛着鸡蛋黄里透着冬日阴冷灰的夕阳回家。

过几日,小学生背了书包,兔子般窜回家,东西往桌上一撂,欢快蹦跶出去。是的,放寒假了。于是,赶集的人多了,市场热闹了。对联,鞭炮,烟火,萝卜大白菜青蒜草鱼牛羊肉卤猪头,吃的玩的用的,堆满了集市路两旁。

腊月二十三,小年。这一日,祭灶神,做一种面饼。发面揉成小盘状,祭祀的不能放盐,自家吃放葱花麻油。先小火烙,再上锅蒸。热气腾腾香喷喷出了锅,馋嘴小子伸手来拿,被当妈的一巴掌拦回去:没规矩。敬神,烧叠纸钱,祈福家宅平安。

年前准备正式开始。每日里安排好的家务事儿,都是祖先遗留下来的传统,按部就班不缓不急。二十四扫房子,二十五做豆腐,二十六去割肉,二十七杀灶鸡,二十八把面发,二十九蒸馍篓,三十儿捏鼻儿(包饺子)。

院落房屋屋子,无论破旧或崭新,一律干净整洁,连铁锨锄头之类农具都妥帖安置在墙角。一家四口的人家,豆腐得做整个儿,估摸着十多斤,山里人爱吃豆腐胜过肉。鸡蛋,是家里母鸡下的。挑爱欺负别人的公鸡两个,清早一刀下去,下午就是一对光溜溜的白条鸡挂在厢房。面点是山里人的主食,发面得一大盆,蒸或炸,那两天,黄昏的空气里总是馒头的甜香,炸油条的花生油香,为这看似贫瘠薄荒的田野平添了几分丰腴之气。

婆娘们熬到大年三十儿,歇口气,对联给男人贴,上坟是男人儿子的事儿,抽个空去集市捡便宜。簇新的呢子外套狠劲儿杀价,心满意足拎回家,这日子才算有些劲头。想着自个儿男人怕冷,不忘顺便捎双厚棉袜或羊毛裤。

灰蒙蒙的天又要暗了,胖乎乎的饺子咧着嘴儿小步兵一样,列在高粱杆儿缝制的土灶锅盖上。鞭炮声陆陆续续响了,大院门口换上红灯笼,饺子热气腾腾出锅了。照旧敬天地,敬各路神仙,方轮到自家人拿起筷子。

山里人,拜年串门从三十儿晚上开始,挨家挨户,轮流走动串,嗑瓜子,看电视,夸夸他家孩子,看看那家新媳妇儿。平素谈话投机的到门上,当家的拿出箱里的白酒,花生豆蚕豆凉拌菠菜卤猪头肉,随便俩冷菜,喝两盅,聊着,偶尔瞟一眼电视节目。再来人,也就是添双筷子。

素日安静的冬夜,这会儿反倒仿佛那边城里的夜市,连狗儿都识相地躲着不随便狂吠,微醺的人各自晃悠悠回家。之后,新年的鞭炮等不及地开始响了。山谷里回音此起彼伏。

年来了。

 

大年初一大清早,男人下厨,替换在厨房忙活一整年的媳妇。鞭炮天未亮就响过了,满地都是喜庆的红碎屑。小娃娃们捡来未燃的鞭炮,点了迅速丢掉。

早饭过了,正式拜年开始了。你来我家,我去你家,打牌,聊天。也有约了去山头庙里烧香的,也有爬山求得全年身体康健的。随你想怎么玩儿,别忘了兜里揣着糖果儿或红包,小孩子一个个笑嘻嘻地拜年,该给的躲不了。

老天给了大太阳,暖和和不像冬天。空气里还有流动着鞭炮的火药味儿,那是实实在在新年的气息。

近十二点了,大人回家收拾丰盛的午饭,小孩子放心地在外野,这是一年中最放肆的一天了。一年中最丰盛的也在这顿,猪牛羊肉,冷热蒸菜,点心丸子,齐齐上桌,给新年一个好彩头。

到了初五,俗称破五,新年算过完了。大小人收拾好,读书的开始好好做功课,劳动的去看看庄稼,见野草多了,随手拔掉。田埂上,有些骄傲的小野菜偷偷露出脑袋。抬头看看天,干燥晴朗或阴湿,估摸一下今年的收成。

新的一年序幕刚刚才拉开,即将登场的桃红柳绿山花烂漫才是山里的主角。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锦天地产 拒绝平庸
下一篇:平凡中的伟大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