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行记 之 泸沽湖
2011-11-28 11:41:00    点击: 字体:

 

今天是在丽江的第三天。

一大早,我自己醒了,青旅的老外们也跟着醒了,极为安静地各自为阵,洗漱收拾,准备上路。
  头天请前台帮忙定的去泸沽湖的面包车,140。在车上遇到一对重庆夫妇和三个成都美女,我们刚好坐完前三排座位,大家干脆约好在泸沽湖结伴而行。 

   果然是山路十八弯啊,整个车行途中全是摇来晃去。

中午饭是司机拉到过了宁蒗(宁蒗,恰巧在后来客栈的三联周刊里看见,算是毒品多发地了)县城的一家小饭庄吃的。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颠簸,终于抵达泸沽湖里格,好像是下午三、四点的样子。
  很美的湖景,不枉此行,不枉脑花被摇得几乎散开。天空湛蓝,湖水澄澈,绿树浑然,面对于此,仿佛一个人若心理不通透,都愧对于眼前的一切。
  失策的是,定的青旅并非网上所说般如意。不过,还是那句话,既来之则安之,以后再出来,功课得做足。
  青旅店堂里有只大狗,叫煤球,是另外一只更大狗的孩子,品种我是叫不上来的,还没一岁呢,个子蛮大的。煤球喜欢舔喜欢啃,经常没事就过来舔我踏着拖鞋的脚丫子,要不就钻到门前的草丛里,按住一堆草拼命地啃安逸了,再衔茬杂草屁颠屁颠地跑到我面前,很殷勤地放到我的膝盖上,弄我一裤腿的泥巴。 

他们五人住的里格最里面蜿蜒到湖上一角的岛上人家客栈。蛮舒服的湖景房,阳台躺椅面朝湖水,水暖树绿,碧波荡漾,值得推荐。

 

天色未暗,大家集体出来觅晚餐。

泸沽湖的特色吃的方式好像除了烧烤就没有别的了,家家户户门前都是架着一只烤乳猪在炭火上的铁架子上旋转。于是随便选了一家路边的。
  总的来说,感觉还是可以。无论荤素都感觉蛮香,很天然似的。但在调料方面,在味道上,肯定是逊重庆吃食一筹了。
    店主MM一人打理烧烤不说,居然才二十岁,面相上不大看得出来。那边日照强烈,人群普遍偏黑。不知道小娃娃是不是一生下来也是黑的呢?

 

泸沽湖的第二天,因为距离路友们住的地方较远,所以一大早的,我就自己出来觅食。
    网上有评,吃在泸沽湖里格的话,卓玛家园不错。没想到从客栈出来右拐没走几步,卓玛家园就在眼前出现了。
  要了一碗豆浆,一个荞麦饼。荞麦饼是现油炸出来,金黄金黄的。我有点奇怪,因为平时做饭用的荞麦是偏灰色的嘛。一问老板,原来是苦荞。

坐过来一个美女拼桌吃早餐。一聊,是广州的。本来说可以一起今天包车去草海的,但因我们已经刚好满六个一车了,于是作罢。
  美女帮她朋友(一英国男)点了份早餐:一个巨小的馒头和一碗豆浆。美女说英国男也是来这里认识的,很环保的一个人,吃得少,排得少。他们一起骑单车去看女神上,一路上英国男看见地上的垃圾啊石块啊都会下车把它给捡到路边去。
  美女顺口抱怨了一句:哎,他太礼貌了,礼貌得快我受不了。
  说得我心生赞美时,英国男来了。
  哎,原谅我,多么世俗的心态,如此绿色环保的英国男原来是心灵帅的那类……不过,英国男还是蛮礼貌,他说你好say“hello”
  在我们去草海的路上,司机大叔很娴熟地在各处停车,让大家到此一游留影,许多次都碰到广州女和英国男。第一次还彼此惊讶惊喜,后来彼此慢慢习惯了,再见到都很淡定地各自喀嚓

 

下车了,司机放我们自己走过一段路去草海,他在外面公路旁边的坝子候着。这里地界已属于四川盐源县,据说这里的苹果是最甜的,日照充足嘛。 

草海没有我想象中绚丽的美,可又比我担心最差劲的不美又要好许多。通过成都美女的讲价,船费五十元搞定,六人坐船游草海。
  草海还是蛮大的,据说海水(其实还是泸沽湖)是可以直接喝的。在前面撑船的小伙子,摩梭族人,他的摩梭名字叫有刺抓耳(嘿嘿,是我音译哈)。
  有刺抓耳是属于一看就比较腼腆的小青年,但和他聊天呢,他也没有太扭捏,只是一直不肯唱歌给我们听,哪怕我们开玩笑威胁说要扣船费。
  原来他们的收入是根据当天出来多少人撑船平均分配的,有客人了,就轮流撑船,而不是这次撑船收入就归这次撑船的两人所有。因为还是母系社会么,所以他们分到的钱钱一拿回家就交给家里的女人啦。

我们坐在船上,任摩梭小伙把船划向草海深处。清澈无垠的海水,海鸟(其实我真还没搞清楚它们是什么鸟,有点像海鸥哦)总在我们将近未近的地方飞翔,小憩,野鸭一个猛扎,翘起结实的屁股,不知道又食进几只小鱼小虾的。大片的草聚集成堆,似垫子一般,铺在草海水面各处。我和胆子大的两个卷起裤腿下船,到草垫上溜达感受了一番。踩在深浅未知的草里,那种感觉也是如履薄冰一般,既新鲜刺激,也担心冷不丁踩到深坑被吞没。

船靠岸的时候,果然看见两女人靠在走婚桥边的栏杆上纳鞋底,感觉上像在等待兼督促自家男人的颗粒归公似的。

 

打道回府。回到里格,已是约莫下午4点过了。都各自睡舒服了,才一起约到卓玛家园吃晚饭。而吃饭之前,我一个人看时间还早,踏着拖鞋到湖边坐了一阵。夕阳西下,山幽水漾,远帆归来,涛声阵阵,真想就此躺下,不再醒来。 

在晚饭时的摆谈间知道,原来这家卓玛家园的老板是重庆人,还就是沙坪坝的呢,难怪她家味道还是比较合我们的。还有,老板也晒得相当黑了,呵呵。
  吃得饱饱,准备去参加篝火晚会。无奈到的时候尚早,场地上空无大人,有几个小孩子在嬉戏着。一个小孩子很认真地跑到我面前说:阿姨,晚会还没有开始,要八点半。
  冷清的场子,加上饱胀的肚子,大家一经探讨,都没有在篝火旁边蹦达的欲望,索性各回各站,休养生息,准备过天就回丽江了。而我的下一站,是束河。

 

草海之行有点小遗憾,没有到走婚桥那边的村落里去深入溜达溜达一番。不过,仿佛每次旅行都该有点遗憾才好,这样你才会惦念着那个地方,希望有机会再去看看它。

 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好好活着
下一篇:凤协鸾和共白头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