刹那是永恒
2010-08-03 10:52:00    点击: 字体:

 

五祖将衣钵传与自己的弟子,五祖非常满意。弟子一日远行,五祖送行至江边,并欲亲驾舟渡弟子过江。弟子双掌合十,曰:“师已度我,不必再渡。”然后飘然离去,始称六祖。
人生路途,来来往往,或擦肩而过,或刻骨铭心。一地之绝美风景,或令驻足良久,然天之尽头,始为人生路之归宿。
一日,收到一位挚友的短信:我回重庆了,不走了!电话询问详情,言自己长年四处飞行,劳累忙碌,家人分离,想歇歇。问及今后的打算,说是向身边的朋友们看齐。从基层到高管到自由职业者,再到高管到自由职业者,人生轨迹的灰色幽默总是不时闪现在芸芸众生中。
候鸟穿越暮霭的时候,曾经的我们在山巅听阵阵的松涛,唱高昂的歌谣。青春的烈火与躁动、放纵与轻狂、浪漫与青涩……随着人生年轮的碾压,渐行渐远。一次次分离的生活剧重复上演,见证了我们的苍老与世故。岁月如歌,青春散场,酒香愈浓,酒味更醇。
哥不是寂寞,哥也不是孤独,哥只是走的路不同。
分开的岔路口,转向的,不只是人生路标。不小心遗落的碎片,不论是成为一路梨花的饵料,还是那一束束狗尾巴草的雨露,亦或是屎壳郎们的大餐,已不重要。水过留痕,风过有迹,人过无悔。潮起潮落,四季轮回,人生终点的华丽不过在于平淡无悔。
人生之驿站,行色匆匆,熙熙攘攘,忙忙碌碌。为了心中的执念,一直行走,没有停下的一刻。我们总是在做着不同又似相同的选择题,总是想选择对的那一项,却又似乎总是错过对的那一项。忘了停下来,端上一杯茶,听听风声为谁而起,为谁而停,留在心底,浸入心田,喝问自己什么是永恒?
什么是永恒?
佛曰:刹那便是永恒。笑着面对,不去埋怨,悠然,随心,随性,随缘。注定让一生改变的,只在百年后,那一朵花开的时间。
是啊!注定让一生改变的,只在百年后,那一朵花开的时间。是悲剧?还是那逃脱不了的宿命?百年中,隐藏有多少个这样的刹那,那一朵花开的时间,拉开的不仅仅是空间的距离鸿沟,更是羚羊挂角揭开一方全新世界的永恒之点。由此驿站分界,沉淀下的是那一段时光的芳华,以及深蕴其中的人与事。
挥手之间,云彩变幻。忘记并不等于从未存在,一切自在来源于选择,而不是刻意。淡然于眼前,坦然于未来。未来的交集,或许是一次惊诧的偶遇,或许是一个不经意的电话,或许是一次网络界面突然弹出的窗口。
驿站前路虽艰,但那一树桃花今为谁红?为我,也为你!
 
先生游南镇,一友指岩中花树问曰:“天下无心外之物,如此花树,在深山中自开自落,于我心亦何相关?”
先生曰:“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: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: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。”
——《传习录》王阳明
 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锦天需要什么样的干部

分享到: 收藏